《红星照耀中国》的诞生传播你不知道的背后故

  为纪念长征胜利八十周年,人民文学出版社重新出版了《红星照耀中国》。这本诞生于八十年前的红色经典,已被译成数十种文字,几乎传遍了全世界。家喻户晓的它其实还有许多传奇是你所不知道的。

  1936年6月,一位风华正茂富有正义感和冒险精神、并在旧中国工作生活了八年的外国记者,数次去医院注射了天花、伤寒、鼠疫等一连串预防针后,带上一封用隐色墨水所写给的介绍信,外加“两架照相机、24个胶卷,还有足够的笔记本”,经宋庆龄和华北地下党的帮助与安排,由北平秘密出发,开始了充满风险与传奇的陕北保安之行。

  在红区安塞他惊喜地遇到“长着一脸黑色大胡子”却是第一个用温文尔雅的英语和他对话交流的周恩来。他听从周为其细致设计的92天旅程安排,在陕甘宁红区进行了广泛深入的采访;特别是他用“激将法”成功记录了毛主席亲自口述自己的历史,又采访了彭德怀、徐海东等红军高级将领,详细记录了长征中许许多多艰苦卓绝感人至深的英雄故事。四个月后,他依依不舍地惜别红都保安,满载生动鲜活的第一手素材——十几个记录本和大量摄影图片,凯旋而归。

  这位英俊潇洒、第一个冒险访问陕北,并向世界全景式客观报道“红色中国”真相与可歌可泣的长征故事的年轻人,就是中国人民最真挚的朋友、著名记者和作家埃德加·斯诺;他的这部魅力四射的经典之作就是《红星照耀中国》(以下简称《红星》)。

  《红星》的英文版于1937年10月首先在伦敦面世,短短一个月就连续印行5版,发行10万册以上。翌年2月美国兰登出版社再版(增写了第13章“旭日上的阴影”)后,《红星》在美国即刻成为有关远东非小说作品类的热门畅销书。著名历史学家拉铁摩尔称赞《红星》就像“焰火一样,腾空而起,划破了苍茫的暮色……原来还另外有一个中国啊﹗”许多书评家纷纷撰文评论:“仅长征就使该书成为本年度最伟大的冒险著作”,斯诺“建立了本世纪一位记者単独做到的最伟大的功勋”;它标志着“西方了解中国的新纪元”。连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女作家赛珍珠也赞叹说《红星》中“非凡记述的每一页都富有意义”。权威刊物《时代》则载文称:斯诺对“中国运动的发现和描述,与哥伦布对美洲的发现一样,是震惊世界的成就。”在二战中日理万机的罗斯福总统不仅看完了《红星》,还三次主动召见斯诺,向其征询支援中国抗战等问题的意见。

  《红星》被称赞为“外国人报道中国人民革命的最成功的两部著作之一”,近八十年来它在中国艰难曲折跌宕起伏的出版历程中,也带有不少神秘色彩,充满传奇。

  1938年2月在中共地下党支持下,由胡愈之出面主持,经林淡秋、梅益等12人集体动手、分别承译,仅用短短一个多月时间就将《红星》全书译完,并改名为《西行漫记》,以实际并无社址和门牌的“复社”名义,在沦陷后的上海“孤岛”秘密出版了。为避免查禁便于流传而更名的中译本《西行漫记》,全书共12章56小节,其中第5章《长征》和第4章《一个员的由来》可说是全书的骨骼与灵魂。同时书中还配有斯诺在陕北所摄的数十帧珍贵照片,又另附两张描绘精致的长征路线图和西北边区图。因此该书虽秘密印行却不胫而走,大受欢迎,短短十个月即印行4版,发行5万册,轰动了国内及国外华侨聚集地。许多读者冒着极大风险争相传阅乃至辗转传抄,一些进步青年则怀揣该书奔往红星升起的革命圣地延安,投身到抭战的时代洪流中。为扩大影响和携带方便,《红星》 还曾以节译本和抽印本——将第4、第5两章更名为《自传》与《二万五千里长征》单独出版,大量翻印发行。《红星》的巨大影响,使日本驻上海宪兵队惊恐万分,他们严加查禁,并千方百计搜寻“复社”成员的下落,逮捕拷打进步文化人士,虽绞尽脑汁,仍一无所获,直至1945年战败投降,也始终没能搞清“复社”到底是怎么回事!在国统区,当局也对此书和斯诺的不少著作,严加查禁,不准发行。

  1949年全国解放前夕,上海又出版了据美国兰登版译出含第13章的两种新译本:即史家康等六人所译《长征二万五千里》和亦愚翻译的《西行漫记》,新增第13章6小节文字,着重介绍红军的游击战术。

  新中国成立后,由于接二连三的政治运动和路线月由三联书店据“复社”版印行一次,当时它虽因斯诺访华得以再版问世,但限“内部发行”,印数有限。及至“文革”爆发,它也惨遭禁锢。尤为荒唐可笑的是在闻名全国的图书馆里,《西行漫记》竟与蒋介石的著作、希特勒的《我的奋斗》等并排列为“严加控制”的书籍,深深封存起来。

  1979年12月北京同时出版两种新的重要译本:一是由人民出版社所出、经吴黎平整理定稿具有文献性的版本《1936年同斯诺的谈话》;另一重要全新译本系三联书店版、出自资深翻译名家董乐山之手的《西行漫记》,全书据1937年伦敦版忠实译出,增补了“复社”版因故未译的涉及共产国际李德的《那个外国智囊》(见第11章第5节),使全书还原为12章57小节,恢复了在英美各国风行一时的英文本初版的历史原貌。同时对英文版中一些史实错误以及人名、地名、书刊名称的拼写错误也作了一些必要校正。因此它可称之为《红星》在中国流传数十年来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崭新全译本,初版30万册,很快售罄,两年左右即发行165万册。

  这部经典著作,最近由人民文学出版社选择了深受中国数以百万计读者喜爱的董乐山译本再次隆重推出,以纪念长征胜利八十周年。新版不仅设计别致新颖,装帧典雅大气,令人耳目一新;而且正式恢复寓意深长的原名《红星照耀中国》,并对全书译文细加审核校勘,重新订正某些误译误植,使译文更加精准。尤为可喜的是,书中还插入如今很难觅见的从1937、1938、1939年三版《红星》中遴选出的数十幅珍贵历史照片,以及书末所附译者、美国文学研究家董乐山撰写的《斯诺的客厅和一二·九》等三篇文章,更使此书图文并茂锦上添花,值得一看或收藏。(张小鼎)

  回首过去的95年,我们的党披荆斩棘、开拓进取,我们的党风雨无阻、成就辉煌。忆往昔峥嵘岁月,看今朝风华正茂,笔耕不辍,砥砺前行。以人民日报为首的党报正是95年征程的见证者和记录者……